柴犬有一块豆腐

hi,这里是豆腐!

【奥尤】短篇

#冰上的尤里
#奥尤
#暂定为短篇(期中考快到啦写长文可能更不了)

在正文之前还是简单唠两句(划掉,改为很多句):豆腐之前都是在混欧美圈,yoi是被姬友强推最近才看完,但是真的是非常喜欢呢,按耐不住码字的手就以自己小学生文笔献丑啦!如果文中有手癌、错误、超级超级严重的ooc、冒犯了对于二次的朋友们来说的显而易见的常识,都先道歉啦,请多关照!cp的话这篇文还是主要写奥尤(超级超级喜欢这对!!尖叫!)时间线的话基本上是国际选手们聚在一起训练比赛的时期(会有私设),如有时期变更会说明。还有文中所有的外文都是机翻,可能会有错误,意会就好,如果能够提供纠正当然更感谢啦!
————————————分割线———————————

“呐,yurio,果然是这个猫耳比较适合你!”优子忽略了眼前金发少年脸上流露出的满满的厌恶「快点把那该死的羞耻的东西摘下来!!」他身边的三坨肉团子小姑娘,也是优子的女儿们:西郡空挧流、西郡流谱、西郡流丽!华丽登场的滑冰宅三姐妹!!“妈妈!明明这个豹纹的比较符合yurio的审美,yurio也这么觉得吧!”流谱举了一个豹纹的头饰,比起猫耳更像老虎耳朵呢,流丽一手抢过想替yurio带上。

“所以说立刻适可而止啊!”这个被叫做yurio的俄罗斯少年愤怒地扯下豹纹耳机砸到坐着的抱枕上,拎起三姐妹往房门外丢。“啊啊啊啊啊!”这一赛季滑冰宅三姐妹的完美收场在俄罗斯选手的借力下伴随着一声尖叫消失在门外。yurio回过头来看了看笑着正开心的优子的嘴角聚起了一个梨涡,脸颊不禁泛上一些些微红,不好意思地轻声挪开抱枕,一头栽到床上,脑袋闷在枕头里。“其实yurio还挺喜欢流谱拿来的那个头饰吧,因为yurio真的很喜欢老虎哦——呐,我去找找三姐妹了,那么你在准备下午的训练前先睡个午觉?byebye!”优子轻快的声音渐渐远离床铺,门悄声锁上,一个头发乱成一团的脑袋也从枕头中探出来,「才,才不喜欢那种奇怪的头饰呢,和什么“Yuri angel”的审美一样。小爷可是tiger!不是什么kitty!」说着不情愿的捡起地上的头饰塞进被窝。

「我,尤里·普利赛提,因为名字与某个炸猪排盖饭相似,被他的朋友们叫做yurio用来区分。优子和她的三个女儿是因为三姐妹实在想亲眼看见国际比赛的赛场,于是求了炸猪排盖饭带他们过来——“求求你了勇利!你回来我们一定给你做很多炸猪排盖饭还不让美奈子姐姐知道!”似乎是这么央求的吧——谁在乎这些!虽然被莉莉娅要求不能松懈训练,但是明天才有比赛,现在休息一会儿,或者就休息一会儿,然后…」脑子里本还想着事的尤里渐渐闭上眼睛睡着了,说实话这样子——

“像森林中迷路的妖精。”脸因为骑摩托而被风吹得有些僵的奥塔别克此时刚从训练场返回酒店,便看见自己的室友搂着抱枕裹着杂乱的被子正在午休的室友。他坐在床沿,发现了每个曾目睹过尤里的睡颜的人都有的同样感觉:这个白天过分嚣张的少年毫无防备的睡着的样子真是温柔的过分。这位奥塔别克·阿尔京是和尤里安排到同一房间的,同样参加大赛的黑马哈萨克斯坦选手,——“他呀,是个‘万年poker face’”他的结对伙伴们这样形容他。

似乎“万年poker face”是个不恰当的称呼…poker face的眼中怎么会流露出如此温柔如此宠溺的,让人看一眼就如溺入圣诞节糖霜中的眼神——不过,之所以存在着poker face,就是为了凸显出能让他的冰霜融化的那个人的重要性吧,凸显出他们如何爱着彼此,凸显南极冻土奇迹般迎来春天的惊喜。 奥塔别克将被尤里腿压着的、手拽着的被子温柔地扶平,再给他轻轻盖上「他这么瘦,会很容易着凉吗?」奥塔别克想着,却没注意身下的人本来放松的眼角显现出不经意的紧张地颤动,长而弯的睫毛像是夏日丽人感到过分闷热而急促扇动的小扇,又像是幼儿园小朋友在老师巡房时假装午睡的拙劣的哄骗技巧,脑袋也受不了奥塔别克投下的阴影,转了个身又将自己的脑袋埋进被子。「这人一定是遮住了我呼吸的空气所以,才会觉得有些闷,然后,脸有些红」脑袋埋进被子里的尤里还在想着为自己出现的万恶的脸红而解释。

「会闷坏吗?」奥塔别克先生考虑的似乎太多了,又想多管一会儿闲事,于是将右手皮手套摘下,食指和中指探到被窝里捏起尤里的下巴略过被尤里柔软发丝触过的那一方被角,将他的脸缓缓抬出来,左手撑着被子的一角保持平衡。此时的尤里像是犯错误被抓住的小孩,睫毛颤动地更频繁,下巴被人捏住,心跳似乎也被捏住了,“砰砰”声大声得比脱光了在冰场滑冰还丢人,嘴唇也不停颤抖着,紧张地用舌头舔舐一下,又怕被发现在装睡「被发现就发现!你紧张个猪排饭啊尤里!好,就现在,睁眼,赶走他!」尽管尤里内心的声音这样怂恿,可是我们的小尤里还是闭着眼不敢乱动一下。在经过几秒钟但是却似几个世纪的煎熬后,奥塔别克修长的食指与中指最后在尤里的下巴尖处再轻捏一下,再将尤里的毛绒绒的脑袋完全抬出闷热的被窝。“啧。”奥塔别克低沉地轻叹了一声眼前的妖精,看他假装睡着的紧张的样子,看他睫毛不断上下颤抖的拨弄自己心跳的样子,一向以冷静著称的奥塔别克似乎更加确定,尤里已经不断地挑拨着他心中那根弦,奥塔别克不敢想象,如果尤里不小心睁开双眼,自己会不会一头跌入他眼中那碧绿的西伯利亚林海。

奥塔别克一直支撑着的左手这时才感觉到了被子下的异物,掀开一个小角发现这是一个豹纹图样的猫耳「尤里的女粉丝送的吗?」猫耳上的绒毛触感极好,让他想起手指不经意拂过尤里发旋的满足感,突然的想法让奥塔别克又拂去尤里耳边的金发。「这该死的家伙该不会想给我带这个吧!」尤里略微生气地想。奥塔别克根本控制不住自己的突发奇想,俯身替尤里挽上猫耳发饰。 “你这家伙,到底要干什么!!”一直在颤动的睫毛终于分开,白皙的眼睑毫不吝啬地展现尤里令俄罗斯人都为之羡慕的拥有碧绿色虹膜的双眼,眼前不知何处来的水汽使得西伯利亚林海经历致命的摄魂的雨水冲刷。尤里来不及扯下猫耳,只是用两只手掌抵住奥塔别克的肩膀。

“черт(该死的)奥塔别克,快把这玩意取下来!”尤里抽出一只手指了指自己头上令人“羞耻”的头饰,可是原本靠尤里支撑的奥塔别克的肩膀,这样一抽胳膊便不小心她了下来,虽然奥塔别克尽力再用胳膊撑住,不可忽略的是两人之间的距离,实在是拉近了很多。 奥塔别克此时可以清楚地看见,少年眼中因为紧张而聚集的水汽,面颊更加不自然的潮红,过分红润的唇一张一合,豹纹的猫耳与金发契合得过分完美——真是,森林里假装迷路的单纯无辜的妖精,这时候却露出了魅惑的一面。奥塔别克用手按住尤里的双唇,整个身体干脆顺着尤里身上被几滴汗打湿的白色t恤往上挪动,迷人的低音略过尤里此时眼中的惊愕对他耳边说:

“我终于知道了…”停顿一下。

“知道什么?”尤里为了问问题几乎是吮着奥塔别克的手指说话。

“知道了为什么他们叫你:”奥塔别克的下巴蹭过尤里细嫩的脸,牙齿在猫耳旁徘徊

“Гоблин в россии(俄罗斯的妖精)”奥塔别克咬住猫耳,压抑住欲望的性感嗓音,冲破尤里的防备。


(开心的丢了一个擦边球)

“如果我说,Гоблин в россии(俄罗斯的妖精)现在需要一位Қазақстан кейіпкері(哈萨克斯坦的英雄)呢,”尤里抬头咬上奥塔别克的锁骨,“奥塔?”

————————————分割线———————————

觉得自己真的是有很多bug,扶额。
总之,阅读愉快?

评论(2)

热度(20)